道禾的精神軌跡

可以由形直觀,可以行意揮灑;可以攝內回照,可以破格而出。

「書學」在歷史中所累積的人類文明精神非常豐沃。書學提供一種整體直觀孩子身心靈變化的實體精神軌跡,因此,「書學」在教育中更顯一份獨有的價值。當孩子與人文知識的細分工作時,書學為孩子保有著一方自我整體的呼吸,由此,孩子的精神還可以在豐富的碑帖精神中,走向一條自我精神的鍛鍊之路。是故,道禾想為書學在孩子身心靈的發展互動中,為書學及孩子耕耘出相得益彰的養分。

在孩子不同時期的書法軌跡中,可以發現孩子的身心靈變化,可以體悟貫串孩子的精神特質,可以觀看孩子於書寫當下潛沉之喜怒哀樂的立體風貌。這些特質,都是目前教育範疇中,以數字和及文字來詮釋孩子的學習狀態有所不及之處。而且,越小的孩子處在一種神明自得的狀態,越大的孩子進入一種內在蛻變的能量,每一種階段,每一種狀態,皆需要我們能透過理解的努力與理解的路徑,來對孩子的精神做對話。是故,「書學」成為道禾理解孩子的精神橋樑。

行神入筆自體現,老子精神藏嬰孩,莊周解牛蝴蝶夢,斑斑墨跡透出來。
五千多年來,中國文字從象形文字到楷書的發展,亦是實用到藝術的昇華表現,字體的演變藉由文人筆下轉化成為不朽的藝術作品。然而,近百年來,人們不再使用書法作為生活的溝通方式,書法漸漸失去其實用性,中國文字的美好意義也逐漸被人們淡忘。

道禾實驗學校努力以東方美學帶入孩子的生活中,利用書道美學課程,重新讓孩子再次認識書法與學習書法,書法在美術的世界裡,是東方非常獨特的藝術,純粹由線條、線條架構、單色(墨雖一色分五彩)來構成視覺的藝術,有別於一般的視覺藝術。書法靠線條的律動與留白,發展出別具音樂般的流動感與線條的獨特美學。書法不但展現了中國文字之美,更有中國第一藝術之稱,然而,透過認識線條的節奏、濃淡、輕重緩急之變化更能了解書寫的樂趣與欣賞融入書道美學之境。陳傳席先生特別提到書法是文化而非技術,林語堂先生甚至認為書法的藝術地位在中國是凌駕其他藝術之上,書法之重要性可以窺見。
最早欣賞書體是由體悟自然美進而歌頌書法之美,再者,人們由造型和秩序的角度看見了書法之美,正如自然美也源於造型之秩序與法則,亦是一種抽象之美。書法無法脫離文字,所以書法用點、線、面、黑、白來構成畫面上美的平衡與文學詩意,道禾書道美學要培養孩子學習靜心、專注、以及與內心對話,書法體現書者的性格、修養,也藉由書法的學習,陶冶品德、涵養心性,提昇生活品味。道禾書道課程讓孩子透過自選字帖(人如其字),長時間用大紙大筆大膽地書寫展現個性與陶醉書道之美,並藉由欣賞及參觀書法藝術展覽,從中見識大師風範與增廣見聞,厚實書道美學學習之涵養。